艾永亮:当超级产品巨头,竞争激烈时,轻量化app如何生存?

如今各种app平台为了吸引更多用户,可谓是各出奇招,app的功能越来越多,内存也越来越大,难道那些功能单一的轻应用会越来越难生存吗?其实不然,这反而是它们的机遇。

要说这互联网最热闹的莫过于各大新崛起的app平台之间的竞争。当这些“新兵蛋子”不把边界扩张到对方的地盘,甚至触及到阿里巴巴、百度、腾讯的业务范畴中,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个日渐臃肿不断负重的app

与此同时,包括微信小程序在内的轻应用产品已成为不少商家、企业的标配。而那些平台型的app,在经历几年的疯狂涌现后,它们纷纷消声灭迹,除了几个巨头还在竞争外,再难见到新的超级产品。

这一切似乎预示着轻应用的时代正在悄然来临,因为那些还未成为新平台的app们,想要走重型化的平台路线基本上已经没机会了,在这种情况下,轻量化成为了它们的最佳突破口。

 

一、轻量化和重型化,移动应用的两极分化显而易见

例如,美团是一款集外卖、酒店、出行等一系列生活服务的app,头条也早已不是一个新闻集合平台,甚至连高德地图这样的工具型app也在应用内开启顺风车的业务,这一切的热闹在旁人看来津津有味,但在实际上这些就是关于流量入口的战争,潜移默化地影响大部分用户的生活服务,也导致用户越来越集中于这些超级产品当中。

举个例子,今日头条在2015年时的用户平均使用时长为53分钟,截至今日,这一数字已超过76分钟。

当这些超级产品占据用户的时间越来越长,其它产品还有多少可争夺的机会呢?

也正是因为在这种背景下,一些轻量阅读、购物、娱乐等应用,成为了互联网时代中的新形态。

就拿腾讯应用宝中的榜单app来说,像微信读书、BeautyCam美颜相机、Keep、酷狗等app软件在榜上名列前茅,而口袋记账、可听、粉萌日记则获得新锐榜。

这份榜单可是依托于腾讯内部过亿用户的数据基础上综合了app近期下载量、好评数、社交分享、下载量增幅、反馈指数、上架时间六大纬度来综合判定的,绝对公平公正。

从这份榜单中可以看出,那些适合学习、办公、记录的不同移动生活形态和碎片化时间,用户在互联网生活重呈现出“轻量化”趋势。

对于用户来说,能够带来快捷、方便、愉悦体验的app成为了他们的第一首选,像口袋记账、可听等新锐榜上的app都属于轻量应用,而且用户的基数也在不断地增长。例如,口袋记账的注册用户早已到达700万人数,日活跃度高达100万。

一边是没有边界、越来越称重的超级产品,另一边是专注于垂直领域的轻量化的app,这两种不同的移动应用逐渐走向两极化的发展方向,那么这两个“物种”是否具有兼容性呢?

尤其是超级产品的巨头们应该考虑应用的分发,看看能否再创奇迹?

二、轻量化应用能否长存?

从2008年开始,app开始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,只不过这个趋势在2016年时已有隐隐消退的迹象。直到今年,App Store可用的应用程序数量有史以来第一次减少,其实在2016下半年时,新增app数量就已经出现明显下滑的迹象,直到2017年才有所缓和。

更让app雪上加霜的是,许多用户手机上已经安装了许多必备的软件,他们不再热衷于寻找新的软件工具,除了偶尔出现的超级产品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外,别的app根本没机会让用户主动触及它们。

而当这些超级产品逐渐将触角伸向各个领域时,势必会给其它移动app的生存空间带来压力。

总而言之,移动app的开发和前景都不容乐观,这是否意味在马太效应下,除了超级产品外的软件app都会越来越边缘化?

其实不然,超级产品只会越来越重,而另一方面其它app倒是越来越轻,这说明许多移动app用聚焦于小而美、垂直发展,反而避开了原来移动app经常陷入的纠结境地。通过性别、年龄、手机型号等不同纬度的分析,不同群体的用户对app的喜好差异越发明显,时至今日,这种差异越来越清晰。

从腾讯应用宝每月发布的榜单app来看,这些轻量化的移动app,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在于,大多数为工具型app或垂直内容app,例如,可听是云长财经旗下财经知识音频应用app,而口袋记账是一款记账app,Keep属于运动型app,BeautyCam美颜相机属于拍照app。

尤其是工具型app,从它们的存续时间就足以说明其具备可观的用户价值,但因为商业变现问题,一直不被外界看好,但事实上,这款刚需类app的天花板还是很高的,它们在用户的使用时长方面仅次于移动社交app。

例如,Instagram就被超级产品Facebook巨头所收购,实现了与巨头的耦合价值成为了保底的选择,更有美图秀秀、陌陌等知名app,都早已与超级产品巨头相结合,换句话说,拥有用户基础的工具型app,构成轻应用的主流,它们的价值并不低,轻应用还有许多的发展空间。

三、商业变现问题如何解决?

不管用户群体是年轻化或个性化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app的市场空间,让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是,不管是工具型app还是内容垂直型app哪怕是用户数量速增,它们都不能称之为超级产品。而且在这十几年来,只有360、搜狗、美图等少数公司成功上市。

不过即便是这样,我国对于移动app的开发还是处于增长状态,在我国市场上检测到的移动app共有411万款,光是第三方应用商店分发累计数量就超过1.1亿万次。

当移动互联网的红利褪去后,移动app的竞争不得不从流量竞争转化为商业变现,而许多积累了海量用户的app就倒在了这道“门槛”上,虽然如今的移动app市场逐渐缓和,但这并意味着变现问题有了解决的方法,不过在近几年来看,例如,猎豹、搜狗的发展道路倒是给后者给了不小的示范作用。

以猎豹为例,它们在全年的总收入为49.75亿元,相比于上年同期的45.647亿元上涨了8.99%,而工具型app的利润率增长至33.8%,从猎豹的业务上看,智能硬件、广告服务、手游、工具矩阵和app分发,都代表着多元化的变现方式正在改变工具型app的发展方向。而这对于其它移动app也是同理的。

以腾讯应用宝的月榜上看,例如,百词斩app凭借着单词书。文具等周边找到了变现的方法,而口袋记账通过金融化的产品工具接触并沉淀用户流量,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金融服务,就像理财、投资、金融教育等一系列产品,而专注于健康运动的Keep,用户数量早已突破1亿,从移动健身app向运动平台转型并同时从电商入手开始探索商业化。

由此可见,即便是头部效应明显,但对于专注于垂直方向内容的app或工具型app来说,只有商业化方向有了突破,绝大部分轻量化移动app基于特定群体用户的本质需求,同样可以在超级产品的压力下找到别的生存方式。更何况如今许多超级产品的巨头在竞争中也带来了不少的竞争价值,这对于轻量化移动app而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更多精彩文章,请搜索关注“艾老思”公众h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
Share on whatsapp
WhatsApp